当前位置:首页 > 警方资讯 > 警营文化

【读给你听】一封关于红色记忆的书信

发布时间:2020-10-13 16:20 发布者: 浏览次数:

 

 

【读给你听】一封关于红色记忆的书信

陈觉写给妻子赵云霄的信

朗诵:张泷月

这是我给你写的最后一封信了,今天我就要被处死了,你已有了身孕,切不可因为我的死而过于悲伤。他日无论生男或生女,我们的父母都会来抚养他的。我的作品以及我的衣物,你可以选择一些给他留作纪念。

你也迟早将面对同样的死亡,我已请求父亲把我们俩合葬在一起。以前我们都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现在则唯愿有鬼。"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并蒂莲,夫妻永远恩爱,世世缔。"回忆我俩在苏联求学时,互相切磋,互相勉励,课余时间闲谈琐事,共话桑麻,假期中或滑冰或避暑,或旅行或游历,形影相随。去年返国后,你路过家门而不入,与我一路南下,共同工作。你在事业上、学业上所给我的帮助,是比任何教师任何同志都要大的,尤其是前年我本已病入膏肓,自己都觉得将要成为异国之鬼的时候,幸亏得到你日夜不眠的殷勤看护,才使得我转危为安。那日后,如果我就死了,可以说是轻于鸿毛,而如今得以赴死,就是重于泰山了。

前日父亲来看我时还在设法营救我们,其诚是可感的,但我们宁愿玉碎却不要瓦全。父母费了多少苦心才使我长大成人,尤其是我那慈爱的母亲,我当年是瞒了她才出国的。我的妹妹时常写信告诉我,母亲为了惦念她在异国的儿子而天天流泪,我现在也感到懊悔,这次在家乡工作时竟不去见她老人家一面,到如今也是死生永别了。前天父亲来时我还活着,而他日来时,只能看到他儿子的尸体了。我想到了我死后父母的悲伤,我也不觉流泪了。云霄!谁无父母,谁无儿女,谁无情人!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我们虽然是死了,但是我们的遗志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死,又何憾!

此祝

健康

陈觉手书

一九二八年十月十日

【读给你听】一封关于红色记忆的书信【读给你听】一封关于红色记忆的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