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方资讯 > 警营文化

临夏公安文学作品,邀您来赏析!

发布时间:2020-04-21 11:16 发布者: 浏览次数:

 

 

 

  这是一段段肺腑之言,它来自一个个基层民警。

  也许多数人认为,在公安机关,一部小说和一首诗歌,能让执法环境、民警素养和社会风气得到改观吗?

  不能。

  但恰恰是警营里的这些文学创作者的不懈坚持,在一次次破案追逃的间隙,一个个加班后的深夜,他们心怀浩然正气,日夜奋战,书写警营新姿,他们讴歌平凡英雄,凝心聚力,带给我们震撼人心的力量!

  今天,小编带您来赏析公安民警工作之余创作的文学作品,让您在品读警营文学中体会人民警察的热血和温度。

  1

  清平乐.办案途中

  作者:石振辉(州公安局)

临夏公安文学作品,邀您来赏析!

  作者简介:石振辉,州公安局经侦支队二大队大队长,爱好摄影,国画,书法,文学作品散见于《甘肃公安》《警察文艺》《民族日报》等报刊,甘肃省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会员。作品《清平乐.办案途中》真实再现了警察办案的艰辛。

  2019年10月出差办案。某夜,驱车数十里到一山村寻找证人。归途恰逢明月初升,触景生情,填词一首。

  峰回路转,

  唯有夜相伴。

  呵手犹知衣未暖,

  疑案棘手心煎。

  人间不平未了,

  丹心明月相照。

  莫问今宵何处,

  为擒硕鼠操劳。

  2

  铸牢警魂 奉献芳华

  作者:马祖伟(积石山县公安局)

临夏公安文学作品,邀您来赏析!

  马祖伟,男,保安族,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甘肃省积石山县刘集乡人。作品散见于《民族文学》《甘肃日报》等国内诸多刊物。现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公安部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会员,公安部文学艺术联合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积石山县作协副主席。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

  红船依旧,秀水泱泱。

  红船精神,激励一代又一代人,为共和国的明天,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舍生忘死。怎能忘记,董存瑞伟岸挺立炸碉堡、黄继光铁血挺胸堵抢眼,刘胡兰傲视敌人铡刀,赵一曼依然决然赴向刑场......

  这些闪耀的名字,足以感动天地,响彻云霄。

  从来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负重前行。

  甘肃公安英雄辈出。刘晓东、何方志、侯维正、韩英、谢江涛......我不能一一列举血洒陇原大地上的这些英烈的名字,每一次回忆,都是痛彻心扉。牺牲前,他们正当英年,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当他们对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时,挺身而出,赴汤蹈火。

  丰碑巍巍,青山幽幽。烈士的英灵,化作群星,照亮人间。

  为表树先进,弘扬斗志,讲好警察故事、传播警察正能量,2019年2月1日晚,省公安厅联合省文明办、省人社厅、省总工会、省团委、省妇联、甘肃日报社和省广电总台在甘肃大剧院隆重举行“陇原铁警 忠诚保平安“甘肃省第五届“我最喜爱的十大人名警察”,评选揭晓晚会。

  晚会现场,出现了感人肺腑的一幕。当因公牺牲的原兰州市公安局临夏路派出所四级警长谢江涛被评为甘肃省第五届“我最喜爱的十大人名警察”,有他的父亲和妹妹上台替烈士领奖时,在现场观看晚会的余建厅长顿时泪流满面。他带头起立长时间鼓掌,久久不肯坐下。这一感人的场面,永远定格在全省每一名公安民警的心里,温暖着每一名出生入死,驰骋疆场、无私奉献、忘我工作民警的心。

  在甘肃省第五届“我最喜爱的十大人民警察”40名入围警察当中,也有才40出头,已早生华发的积石山县公安局副局长兼刑警大队大队长赵国顺同志。

  2018年,一场史无前列的抓捕命案逃犯的攻坚战在河州大地吹响,利剑出销。剑指恶魔、伸张正义、扬我警威。每一次命案,牵动着每一位受害人家属的心,内心的苦痛可想而知。死者都是正当年,全家人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指望着他一个人的付出和辛劳。就因为小的不能再小的琐事,瞬间,年迈的父母失去了生命中唯一的依靠,妻子失去了风雨同舟的依旅,孩子失去了山一样深沉的父爱。

  在这次战役中,首当其冲的也是赵国顺同志。

  面对这场命案攻坚行动,赵队长暂时从警局消失,都说是“休假”了。其实,风雨无阻、日夜兼程,出生入死几十年,他怎能和“休假”有缘?“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州破案能手”、“一次二等功”、“两次三等功”、“全县十佳卫士”、“优秀共产党员”、这些荣誉和光环,哪一次不是与死神擦肩,在腥风血雨的战斗生活中赢得的?

  赵队长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家人也不知道他的行踪。其实,在这期间,母亲患重病,两次胃出血,差点撒手人寰;妻子脑梗塞,长年生病,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他一头挑着家庭重担,一头连着家国情怀。他不可能做到忠孝两全。面对这一矛盾,他的人生天秤,义无返顾地倾向了公安事业,在家里,病人照顾着病人。但他用一腔热血,履行着忠诚和使命。没有豪言壮语,没有送行的动人场面,一切都悄无声息。赵队长没来得及告别年迈的母亲和妻子女,带上简单的行襄,带领队员踏上了漫漫征程,连夜消失在黑夜的尽头。

  三天后,赵队长带领的追逃民警出现在了新疆伊犁照苏县城。似5个打工仔,灰头土脸。但他们的眼里,露出的是睿智、机敏和强悍。人海茫茫,大海捞针。手头的线索是有限的。有人说,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国有多大。在积石山,县与乡镇的距离最远也就百八十公里。而到了新疆,县与乡镇的距离几百公里,甚至车辆要风驰电掣般行驶一整天。照苏县警局的同行,热情而周到。安排吃住,并让追逃民警难得到此地,先领略边境迷人风光,玩几天再工作也不迟。赵队长和追逃民警何偿不想放下日夜兼程已极度疲惫的身驱,放松紧绷的神经,自由松驰几天。然而,使命在肩,警令如山。他们放下行囊,洗去尘埃,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在伊犁照苏县警局刑侦大队的办公室里,每人一台电脑,在几十万条信息中进行比对、碰撞,从中发现与犯罪嫌疑人相似和相近的信息。顾不上吃饭,照苏县警局的同行端来了盒饭。电脑在每位民警手上高速运转,信息不断被筛选,否定,确定,再否定......每个人生怕有价值的信息从自已手指间流失,注意力高度集中。时针指向晚11时。赵队长兴奋地喊了一声,有了。在这寂静得心跳都能听得见的空间,一声有了,似春雷,其它四位民警几乎同时从电脑前,从不同角度跳向赵队长跟前。各种信息的比对碰撞和手头的线索,呈现在电脑中更名为马海林与嫌犯高度吻合。由此判定,马海林就是杀人恶魔马奴海。在侦查中他们得知,马海林一直在喀夏加尔乡经营一家饭馆。当然,对于侦查员们来说,找到这家饭馆并不难,易如反掌。当侦查员们扮成食客,进入饭馆,点了菜食,确认马海林就是马奴海,做到万无一失,赵队长等马奴海端菜食到桌前,冷不防喊了一声奴海,马海林本能地应答,五名民警瞬间将马海林摁倒在地,上了手铐。此时,马奴海已作案潜逃达17年之久。之后,赵队长带领追逃民警碾转5省区32个市县120余个乡镇村社,行程20余万公里短短17个月的时间,将潜逃长达26年之久的石某和最短逃亡12年的张某等8名命案积案逃犯相继抓获归案。鲜花、掌声和庆功宴已不重要了。他们只想回到父母妻子儿女身边,报一声平安,就蒙头美美的睡上一觉,警笛刺耳的声音来的晚些,再晚……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寒来暑往、风雪冰霜、冬去春来,花开花落。他用自已辛勤的足迹去丈量积石这方多情的土地。付出,只为了迎来万家灯火,为了老百姓的每一个平安夜。

  当前全国正在如火如茶开展的扫黑除恶这场攻坚战,公安机关首当其冲,责无旁贷,重任又落在了他的肩头,但他义无返顾,冲锋在前,先后打掉黑恶团伙3,亲手抓获涉黑成员20余名,查证各类涉黑线索一百多条。每当看到他布满血丝的眼睛,知道他又熬了个通霄。心疼他的不仅仅是亲人,还有生死与共的战友。

  作为新时代的人民警察,我们应该牢记职责使命,勇于奉献担当。正如2018年4月27日,省公安厅隆重召开“燃烧青春放飞梦想”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余建厅长与青年民警面对面座谈会时的殷切希望:不忘初心、感恩奋进,勇做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追梦人”;热爱甘肃、建设甘肃,当好幸福美好新甘肃的“主人翁”;不负韶华、燃烧青春,争做新时代公安事业的“接班人”;传承美德、孝老爱亲,做好幸福美满大家庭的“顶梁柱”。

  新时代有了新起点,新时代赋予新使命。我们将不辱使命、忠诚履职、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用青春和热血,践行新使命,用一腔热血,铸牢警魂,奉献芳华!

  3

  春夜细雨

  作者:林进喜

临夏公安文学作品,邀您来赏析!

  作者简介:林进喜,就职于临夏县公安局督察大队,网名:晨曦,一缕阳光。泉水叮咚。爱好文学摄影,曾在《甘肃公安》《警察文艺》《中国乡村》《民族日报》《河州》《视野》等杂志报纸发表文章和照片多篇幅。多个网络平台发表文章和照片。临夏县摄协会员,临夏县作协会员。

  时令早已过了立春,绵绵不绝的雨,潮湿着每一寸土地,北方也似南方一般,梅雨时节雨纷纷,终归说的一点也不错了。

  初春的雨最喜在夜里下,虽白天沉闷着,夜晚却滴滴答答要奏到天明,就像清词里的“昨夜风疏雨骤,浓睡不消残酒”,在这样的夜雨中,睡意不消,酒意还未醒,心中自然也多了一份愁意,这份愁意到底是为了相思,还是因了那场冷雨平添了些许的惆怅呢?

  许多人都不喜欢雨在夜里下,因为美梦怎么可以被冷雨而浸湿呢。那被惊扰的美梦,却是我期盼已久的。我就喜欢雨在夜里下,也许可算做我的一种情节吧!就像古人的寄托,“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而当雨后绿肥红瘦的清晨,扑鼻的潮气迎面而来,雨却早停了,远远的望去,灰蒙蒙的一片,那可能是云吧!不然一切为什么都笼着薄薄的纱,如此的朦胧呢!而雨仿佛不愿人们打着伞,就在清晨把它的节奏戛然而止了,或许是想还人们一片宁静吧!当人们步行在雨后的街道,总能嗅到一股泥土的芬芳和初春特有的气味,就像三月的桃花一样,沁人心脾。可是白天和晚上到底是不一样的。

  初春的夜雨下的不大,每次都是滴答滴答的,就像江南一样透着一点点羞涩,一点点温柔,怕把初春的花瓣打湿吧!这里的夜雨不狂躁也不张扬,在夜里,轻盈的下着,点点滴滴,如果在三更天走出去,都感受不到雨落在身上会有何异样,而这种感觉在隐隐约约中,湿了你的思绪,心中怎么会藏了一种透心的冰凉呢,再去用心听,听听漫过相思的惆怅!听听“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忧思。而如今的人,还有谁肯留恋于春夜细雨中,徘徊在其中,停留在其中呢!或许已经没有了细雨闻铃肠断声的悲苦,或许也没有了“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买杏花”的感慨,但是初春的夜雨似乎总是下的如此伤心,万千感慨,都付空阶到天明,没有谁能忍心去打断这些。在这片土地上,夜雨恩赐的一份特殊礼物,在大地上蔓延,夜雨,也蔓延开来,丝丝浸入骨子里。

  夜,留恋着雨,夜雨,留恋着心中的那份牵肠挂肚,初春的夜雨,留恋着那份初春的情怀。夜,漫漫长长,雨,缠缠绵绵,我的心,且早已随了细雨,浸透了海角,潮湿了天涯!

  再过几天,雨恐怕就不会下了,那个时候,夜雨也不会有了,谁会知道,那时,还会有怎样的雨,在夜里,缠绵到天明呢!

  江南春来早

临夏公安文学作品,邀您来赏析!

  前几日,有幸去了江南,那儿的春,果然来得早。临夏还是大雪纷飞,江南已是春色满园了。

  扬州的瘦西湖,更是绝景。二十四桥倒映在湖中,仙境一般。瘦西湖堤边,垂柳的枝条上,挂满了鹅绒般的嫩芽。一棵棵的,随风摇曳的柳条,像一群群婀娜多姿的舞伎,缓缓的舒展着腰肢,那么轻盈,又那么含情。是谁给了她们生机!是谁给了她们灵动!是春,是春风!是春的脚步,是春的讯息。桃树也不示弱,一棵、两棵、三棵,掩映在柳丛中,开了的桃花,像含羞的少女,泛着红晕,仍吸引着游客的眼球,草地上,绿草才刚刚发芽,那粉的、白的桃花的花瓣,却早早地落在草芽上,虽不是落花缤纷,依然点缀着这一片景色。湖中的野鸭,成双成对的嬉戏,不时的在这儿钻入水中,又在那儿突地冒出水面,激起一团浪花,打破了初春的宁静,把人们静静的惬意的享受猛地拉回现实。漫步湖边,五亭桥慢慢映入眼帘,翘脚飞檐,亭亭玉立,与两岸的桃红柳绿遥相辉映,湖中的倒映也不示弱,在微波粼粼中轻摇身姿。站在钓鱼台边,远处的白塔和熙春台在淡淡的薄雾中,更显神秘,那亘古的故事,飘渺的传说,伴着白塔的风铃声,在脑际飘荡。明天,红的桃花;紫的玉兰,黄的迎春,粉的樱花会开得更艳,这儿的柳树也会更绿。可我总会想起远方......

临夏公安文学作品,邀您来赏析!

  而此时,在远方,临夏的三月,苍茫大地,已然春寒料峭,怎寻得一点绿呢?苍山白雪皑皑,黄河滚滚向东,大地寸草未生,何时可掇,何时可觅。江南虽好,可我依然想念着一种一清二白三红四绿的感觉,一种热气腾腾酸辣的味道,我一定要尽快回去,无论冬早,无论春迟,在外面的世界里,永远找不到临夏口味的酿皮子,临夏口味的甜麦子;因为你是过客。你的足迹,你的身影,你的故事,在外面的世界里无法安放得舒坦。临夏,有我的亲人,有我儿时的玩伴,有我母亲的炊烟,有我妻子的温存,还有我爱吃的东乡手抓,爱喝的临夏盖碗茶。

  我即刻就想回家,江南再美的春,也抵不过临夏寒冷的冬!